I M blue flamingo,I M what I M

她,多小多同学

从他家回学校的路程中,有一段是我最喜欢的,是一段让人很惬意的车程。道路两旁的高大的梧桐树的顶部交叉到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像隧道一般的长洞,穿梭其间,心情也跟着那满满的绿色而变得很是不一样,而且车厢本来也就是绿色的。
我喜欢下雨天,依着车窗,数着玻璃上的雨滴,一滴,两滴,三滴……每一滴都滋润着我干涸的灵魂,慢慢舒展来一片片嫩芽;我同样喜欢夏日的上午,打开车窗,倚着绿色的透明玻璃,戴着黄色的Philip耳机,吹着风,听着舒缓的男声,悠悠的和繁茂的叶子交换着气息。
又是一次回学校的路程,告别了小狗,踏上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个小时的旅程。突然在我听着歌的时候,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,那是一种类似他家小狗,多多同学,的味道。虽说是小狗的味道,但是并不是指那种很难闻的没洗澡的小狗的味道,而是专属每个小狗独特的味道,就像每个人体味一样,具有个体特征的味道。随着味道寻去,我想这个味道应该是从坐在我前面的那个女人身上传来的,她梳着简单编织的麻花辫,一根黑色头绳已经开始有了一点破洞,漏出皮筋原本的颜色,头发有些干枯,身穿一件烟灰色大格子老式西装,下着一条褐色裤子并踩着一双黑色皮鞋,手里拿着同样是黑色的皮套的智能手机,操着一口南京话,和人聊着家长里短。我想这是一个令人乏味的女人。
接着我回到从她身上飘来的类似他家小狗的味道,我在联想,如果多多同学幻化成为一个女人,那么会将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呢?听他说,多多同学已经养了三年以上了,那么按照小狗的年纪,她是不是成为一个少妇了,而且她在去年刚刚完成人生的第一次生育,那她就是一个少妇吧!
我想,她应该是一个时而娴静,时而天真活泼的女人,因为她能陪我坐在沙发看一整天电视,也能随我疯傻打闹、左奔右跑。
我想,她应该是个美丽的女人,因为她有一双漆黑而又无辜的眼睛,她是我相机下一朵盛开的美丽日本晚樱。
我想,她应该还是一个善良的女人,就像她对小月亮吐出咬碎的狗粮的心情那样,完全挡不住的母爱。
我想,她亦是一个胆小的女人,就像昨天那个雷雨夜不敢独自入睡,前脚搭在床边,久久不肯离去,最后无奈,只得一同在床上入睡,这样,她才安心。
多多同学,你是不是每天趁着我们上班上学的时候,幻化成那个女人,然后在家,时而欢乐,时而沉静,时而忧郁,听着雨喝着牛奶,晒着日光浴打着盹,等我们回来,你又变回了我们的小乖乖,我说,我爱你,你说,我也是的。

评论

© 王稻和 | Powered by LOFTER